睡到中午醒來後,台北每天的午後雷陣雨,讓我有藉口留在宿舍宅。到了下午,原本約好的同學爽了約,之後我就出發去圖書館看書。
期末考後的人潮已經褪去,這個寂靜的地方恢復了它的平淡,不過這之間的落差,看來也真是令人感到諷刺。不由得讓我想起之前幾天有人在BBS破口大罵說: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