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2672890  

 

這是一本舊書了,幾年前翻過,最近又拿出來重看。
葛劍雄感嘆市面上很多大眾歷史讀物都不上不下,要嘛就曲高和寡,不然就是太過俗氣,所以嘗試自己拋磚引玉寫一篇。他挑了中國史上的幾個片段出來討論,筆者對於這本書有深刻印象,即在於葛先生選的都是很有趣的。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26590712  

 

對於西遼,除了在課本上讀到隻言片語交代耶律大石帶著一批人去中亞建國外,跟著對它有印象已經是成吉思汗西征的時候,那時,這個國家已經被乃蠻王子篡位,差不多跟亡一樣了。在台灣,關於契丹的書已經算冷門了,要找到談論西遼,筆者還真說不上來。所以那天看到之後就買回家滿足一下好奇心。

本書的作者赤軍算是網路寫手起家,有過幾本不錯的暢銷作,筆法也是之前的那種說書式風格,把耶律大石怎麼起家,經歷了三代後亡國的故事交代了個明白,還順便把其餘契丹人在歷史上的殘餘軌跡也都附帶上來,對於滿足這個主題的讀者也算對的起了。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tImage

 

說來有趣,哈布斯堡王朝的奧匈帝國是大戰導火線的一線主角,但通常也是被忽略的最兇的一個。當然啦,其實者不難理解,只配跟義大利搶最弱“列強”的國家,本來就只比路人甲好一點,大戰說穿了其實都只是拿巴爾幹當藉口,就算沒這檔鳥事英法德俄早晚都會找事情自己幹一架先。但就外交史上來說,哈布斯堡多元帝國的崩潰,徹底解放了中歐那複雜的民族牢籠,從此巴爾幹就更加不得安寧,也失去了制(平)衡德、俄對抗的槓桿,影響不可謂不深遠。

《哈布斯堡的滅亡》作者G.Wawro祖上是奧匈帝國移民,淵源頗深,撰寫這個被遺忘在角落的主題也是可以理解,也造福了對這有興趣的朋友包括筆者。

不過這本書讀完,感想就是真的讓人一肚子氣啊。雖說橫古以來,國之將亡的亂象大多都是一個樣,不過哈布斯堡這個多元體系帝國受到民族主義病毒侵蝕的更深,匈牙利像是對勉強在一起的怨偶,整天只想扯後腿,只差沒打內戰,其他小民族要嘛被欺負,要嘛就是等隔壁的塞爾維亞或者是俄羅斯過來解放。雖然以前玩HOI2的Kaisereich MOD總是希望能夠讓奧匈撐下來,不過看來應該是癡人說夢。老朽的約瑟夫皇帝就算了,斐迪南大公就算不死在刺客手下,大概也很難期待他能有啥驚天動地的改革來挽救這個國家,走向君主立憲的聯邦共和,二十世紀初的那種政治氛圍下似乎有點太跳脫時代的幻想。勉強沒幸福還是早早拆夥算了。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27309169  

 

這套巨著去年就讀完了,不過有沒有看懂是一回事,熟不熟又是一回事,
S.E.Finer的《統治史》就算單看冊數跟字數也夠驚人的了.....

先簡單的分享一下好了。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44626  

最近李小姐的一張自拍,引起沸沸揚揚的軒然大波,恰好我正在看一本叫做《哈布斯堡的滅亡》的書,內容是講成為一次大戰爆發的導火線的奧匈帝國怎樣捲進這場巨災然後走向崩潰的故事。當然,做為開場白,免不了作者要敘述一番那個世紀初繁華的維也納,背後隱藏著的腐敗、墮落跟處處令人髮指的衰頹。上層的皇帝跟皇儲各自組成派系惡鬥,官僚跟臣民為了自利爭吵不休,各民族完全像是對怨偶般勉強湊一起又彼此互扯後腿,這樣情況下的奧匈居然還想在巴爾幹當強權,結果可想而知。

哈布斯堡王朝統治下的奧匈,雖然曾經是中歐足以呼風喚雨的大國,但到二十世紀初時,除了政治之外,軍事力量也是衰退到連塞爾維亞都快不把他放在眼中。這也難怪,做為雙元體制之一的匈牙利雖然表面上還願意承認這個國家,但實際上早就開始做拆夥的準備,動輒杯葛任何軍事預算,深怕奧地利會藉機做出不利自己的行為。這樣的做法導致的下場就是,帝國的軍隊窮到讓職業軍人成為社會階層中最窮的一群。這也就算了,武器買不起,裝備發不出,最後連兵都沒辦法養,當時的列強法國、德國甚至日本的駐外武官都為此目瞪口呆。而在開戰前夕,軍中高層也爆發一個“動搖國本”的醜聞,一個原本是被寄以重望的菁英軍官,居然被發現早就成為俄國收買的間諜,出賣德、奧軍事機密十餘年,完全沒被查覺!更令人髮指的是,政府居然怕捲出太多相關人員,只讓該軍官自殺了事。讀卷至此,鎮長已經是仰天長嘆數聲了.....

 

唉,古往今來,亡國之兆,奈何都是如此相似乎?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tImage  

十幾年前讀過的書了,那天在二手書店看到就帶回家溫習,這麼久了,此時的感受是大不相同。

 

黃仁宇的「用數字管理」應該很多人都聽過,至於認不認同又另當別論。他說中國的政府體制在秦漢以後趨於成熟,甚至“超時代”,但受限於科技而無法有所突破,以至於一兩千年來始終原地踏步。這點我可以接受,不過筆者思考的是,黃仁宇認為中國之所以這麼早就發展出這樣的體制,是因為有“需求”:內政上跟外患上,加上儒家發展出來的文化,使中國即便經歷魏晉南北朝將近四百年的分裂,也能終歸一統。說來有趣的是,西方的羅馬帝國也差不多同時期開始走向崩潰,我們看到的是,雖然圍繞地中海的這個文明跟中國這種內陸起家的有很多不同特色,但是羅馬在晚期也開始發展出官僚體制(當然成熟度有差),而基督教本身雖然存在內部分裂,但其實也有「一個神、一位皇帝跟一個帝國」的政治理論,而且最近西方史學界也不斷推翻日耳曼人的文明破壞者形象,就像傳統的五胡對漢文化的接受一樣,事實上他們也是有“羅馬化”的趨勢。那麼,西歐的封建化跟中國一直到唐朝都影響深遠的世家大族是否能相提並論?地方離心的抗拒是否更加強大?還是說,如果神聖羅馬帝國能夠搞定政教之間的內爭,把教皇跟皇帝合而為一,或許在中世紀也許還可能達成某種程度上的統一,重新再“融合”恢復“世界帝國”?(畢竟當時還不存在民族主義的病毒)中國有統一的“需求”,西方人事實上也不是沒有,那麼,是什麼樣的因素導致可能性一直降低,弄到現在歐盟還常常被唱衰?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