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3648443-1_w_1  

 

Arnaldo Momigliano 義大利出身,前一個世紀知名的古典歷史學家,中國史學界翻譯了不少他的專著或文章,本書是他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所做的講座稿,內容是嘗試回答六個作者認為重要的古典史學上的問題。

Momigliano首先提出的是波斯史學、希臘史學跟猶太(希伯來)史學的差異。作者指出,波斯人記錄歷史是以國王為中心,文詞簡單,根本還算不上成熟的體系,。另外兩個,猶太史學包山包海的紀錄,但他們不重視事實的判別,或者是說,在其神學體系裡,一切在現代人眼中看來不可思議的傳說也是真實的歷史。希臘人則不同,他們首先發現文詞結構上重要性,跟著學會要求審視記錄的虛偽與可信度。分別做到這兩點的就是接下來要談的希羅多德跟修昔底德。

在西方史學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後者的名聲是遠勝過前者,似乎很多同行的都對希羅多德那種文筆優美,但不鑑別事實的記錄手法感到不悅,甚至認為他是個“騙子”。事實上修昔底德就是這麼認為,在他眼中,從所有現在的情況都是過去歷史的產物,所以從當代史去研究跟探討即可找出人類行為中可以帶來的教訓,所以他撰寫自己親身體驗的那場戰爭的歷史,致力於寫出最“真實”的篇章以供後人借鏡。修昔底德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是人們的楷模。直到文藝復興後,史學開始朝向多元化邁進,對美洲的新探索使人想起了希羅多德對其他世界的描述。於是大家不再厚此薄彼,而是從這兩大史家中截長補短。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27427132  

 

讀魏晉南北朝史,大家都知道陳寅恪、唐長孺、周一良等前輩,儘管他們的觀點已經不再“新穎”,但我們都是站在他們的肩膀上才能看得如此之遠。他們的著作雖然經典,但並不算好讀。大家想想,如果把它翻譯成英文後,讓一位只讀過通史程度的外國人看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讀這本《歐洲文明的經濟與社會基礎》,大概就這種感受吧。

本書作者Alfons Dopsch是二十世紀初的奧地利中世紀研究學者,本書是其成名之作。其主要觀點在今日看來早已經被學界認同並吸收,似乎不再“新穎”,但這足以證明其地位。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tImage  

 

去年頗有點話題性的一本小說,最近圖書館看到就借回來,一趟旅程就看完了。

歷史假設一向是個吸引人的議題,但它頂多只有“共識”,而不會有“答案”,畢竟我們永遠都是基於事實去討論,而不可能去驗證假設的結果。就像“子午谷奇謀”已經吵了一千多年,相信它可以繼續再戰下去,只要還有人對它有興趣。

不過,筆者認為像“國民黨如果沒有輸了內戰...”這樣的議題,通常背後還是隱藏著一些對於現實的不滿。即便是在台灣,緬懷過去蔣經國的“美好時光”,也是大有人在,當然,相信這是基於經濟上而不是政治上。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tImage

 

2016年的國際書展主題是匈牙利,這本小說是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作家Gardonyi Geza寫的作品,背景是以一個虛構角色為主題,圍繞著五世紀的傳奇人物Attila,述說的一段“愛情故事”。

 

大家應該都對這個作者很陌生,我也是在書展文宣偶然看到,然後跑去出版社那小小,完全不起眼的攤位,趁著不到兩百台票的折扣買下來的。河中文化比較知名的是我順便帶走的另外一本《阿拉伯人眼中的十字軍東征》,不過它新出了一本講維也納圍城戰的小說,算是少數有符合這次書展主題的出版社吧。回到作者身上。Geza在匈牙利是頗知名的作家,寫作風格界於寫實與浪漫之間,更重要的是,他搭上了當時開始流行的一種歷史小說寫法:用虛構角色去穿插真實故事,這在十九世紀末是很“新”的。而且這本《匈奴秘境》講的Attila又是匈牙利人心目中的祖先,雖然這點不無可疑之處,但在當時應該是很多該國人都認同,有其“政治正確”跟“民族大義”。當然,隔一百多年,又是在千里之外的台灣,如今是完全感受不到這種情境。坦白說,做為小說,它的情節平淡老梗,主角威能強大之外,可取之處大概只剩下歷史情境部分,作者真的描寫的入木三分,不負盛譽了。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s28285984  

 

之前讀過本書作者羅三洋翻譯的《哥特史》,雖然譯文不無問題,但當時對他在中國記載中的匈奴跟歐洲出現的匈人之間關係的討論,頗有自己的見解而印象深刻。最近他把自己寫過的《歐洲民族大遷徙史話》修訂後再版,就買了一本回來看看。

歐洲的民族在上古時代一直保持著流動的狀態,遠古希臘也曾因為一次遷徙造成文明更替。羅三洋在本書則把焦點放在羅馬共和末之後日耳曼民族的動態上,這是個長久的問題,在三世紀後達到高潮,六、七世紀後才漸漸結束。

基本上,本書的風格比較偏向之前很流行的說書風,作者在前言說他已經修正了原本很多的口語,但我還是看的出一些痕跡。不過他本人曾放過洋,寫這本書時引用了不少外文資料,至少比某些從頭到尾都抄中國國內翻譯的書來做成灑尿牛丸的強。只是不知道是誰的意見,把羅三洋引用的書目都翻譯成中文....沒引進的是要怎麼去查原文書名?真是太天才了。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