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85624_p0  

2014是個多事之秋,雖然每年好像都一樣熱鬧....XD

從世界杯結束後就沒啥好事情,氣爆、毒油、病毒,伊斯蘭國,當然,最吵鬧的莫過於選舉。
之前看一位叫范疇的文章,他說:「台灣人什麼時候跳離四年一次的選舉秀,什麼時候政治就會進步。」
真的是一針見血,深入我心。
至今我還是覺得台灣人的民主得來太快太容易了,現在,還在從人治轉到法治的陣痛,不知挺不挺的過去。

 

最近用心的讀一本叫做《統治史》的書,顧名思義,就是研究人類幾千年各式各樣政體的專著。這本經典表達了一個概念,任何政體就算在怎麼完美,也敵不過時間跟人性的腐蝕;前者發酵於環境變遷,人類因時制宜的打造政府,可如果發生變化,而老朽的統治機器趕不上節奏,衰敗就必然產生;再來就是人性,再怎麼完美的系統都會有漏洞,就會產生腐化,迅速的吞掉這個國家。
中華民國先天就不怎麼優良(請洽孫文),遺憾的是它的老百姓似乎也沒怎麼弄懂洋玩意德先生是啥東西,後天想補救也無可奈何。
之前常開玩笑要寫本《中華民國衰亡史》,有次被網友回問:有盛才有衰,你看過那個時候嗎?
我著時愣了會兒。
好啦,其實蔣經國晚年台灣經濟起飛的時候,確實堪稱“盛世”,只要把標準放低點,還有,它的時間短了一點。不到一代人的時間,大概就咱們爸媽年少時候開始,還沒來得及闔上眼睛就得看它落幕。

最近,那本被炒的很兇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文版要發售了。
其實它的內容談的不外乎貧富不均,階級流動凍結之類的話題,但它確實是當下發生而最受矚目的,無怪乎其他出版社也爭著發行《論特權》(一整個冷門到有剩,可偏偏在台灣這種鳥市場會出現也是一大奇蹟)、《父酬者》、《共產黨宣言》(接二連三的出,就是沒人敢挑戰《資本論》...XD),全都是針對這個主軸而來。
該說是殃及池魚嗎?
嗯,反正我是覺得這之中最“躺著也中槍”(嚴格來說也不算躺啦,那應該是他的原罪)就是連勝文,在那註定被標記著“靠爸”的陰影下,雖然我不覺得台北人真的有多少會去在意,畢竟我們的社會現在是笑貧不笑娼的年代,鎮長心中竊思那些人更多是酸葡萄。或許這也沒什麼不好,資本主義的社會要求的就是富裕跟逐利,從小我們就被灌輸要出人頭地,要成功,齊頭式的平等是我們不能想像的,雖然它並非真的是烏托邦而是存在過。之前我讀的那本《舌尖上的歷史》就引用過一個故事。在現代仍存在的某個偏遠部落,那邊的人兒仍然是過著採集跟狩獵維生。所有人都要出去工作,成果都要跟大家分享不得私藏。最特殊的是,他們嚴禁任何的“不平等”,包括能力。比方說,大家都只能捕到三條魚,而你有本事抓五條,族人不但不會稱讚你,還會用力的斥責跟貶低,同時,那人也不會因此有怨言,反而要更謙虛的承認自己的無能。也因此,就沒有什麼高人一等的疑慮,同時,由於糧食都是均分而且必須靠不斷的勞動,“寄生”的那個階級(國王、貴族、祭司、技術人員等)也就無從誕生起。
很不可思議吧?
今天我們可能回到這樣的日子嗎?即便是我們的祖先(n年前)基本上都是這樣過日子的。

好吧,言歸正傳。
既然不能回頭,就只能沿著現在的路走。
其實道理恐怕連路邊的阿桑都懂。
一個充滿活力的社會,必然是階級流動的。
西周、歐洲中世紀的封建都曾經存在,但它們最終被淘汰而不再重來,正是被證明了不合時宜。孔子之所以被尊為萬世師表,就是他跨越了階級。
今天大家討論的,看到的,就是有一批人想要把這道門封起來。
我們或許覺得伊斯蘭國很瘋狂,但是鎮長認為,只要這個世界持續這樣,他們就不可能滅絕,證據就是有源源不絕從“富裕國家”前往參加這個組織的人。

以前我常在思考,像西塞羅這樣的智者,面對“待價而售”的羅馬,究竟是怎樣的心情?現在或許不難懂了......

 

最後,要我替今年選一個字的話,大概就是“牢”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鎮長 的頭像
鎮長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