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9072011  

 

西班牙內戰在華文圈也是冷門至極的主題了,大概繁體就麥田早年出過的世界史小專題叢書有一本,還有林達寫的半旅遊文學《帶一本書去西班牙》有還算豐富的介紹。事實上我對於這段歷史的認識都是來自於後者,林達的文筆優美,觀察細膩,已經是準史學作品了。

去年簡體市場一口氣冒出了兩本這個主題的作品,分別是本文要介紹的Slanley G. Payne跟Burnett Bolloten。純就內容詳細度來說,前者是不能跟後者相比的,但坦白講,兩位作者本來就目標不同。Payne與其說是要詳述西班牙內戰,不如說是分析、討論介紹最新研究成果,是一本較進階的作品,而非通史。也因此,本書的篇幅不長,作者按照主題分門別類,快速向讀者呈現了各種見解跟論點。不過,其實Payne還是花些筆墨鋪陳史實,一般讀者看的時候不至於一頭霧水。

雖然我早知道這場內戰並不像一般通說那樣,合法左翼執政對抗反叛法西斯獨裁那樣簡單,可看了本書,這才知道,事實上30的年代西班牙政局混亂程度較之威瑪共和也是絲毫“不遜色”。左右兩派各種作死的節奏,誰也沒認真把真正的法治民主精神放在眼中,只是假著一個軀殼,自行其是。誠如作者所強調,二十世紀意識形態的大戰重要的特色,就是其趕盡殺絕的程度讓人髮指,這場鬥爭已經很難用什麼道德去批判,可能真的要用鮮血換來教訓才能有真正的體悟吧。

在這種環境下粉墨登場的佛朗哥,嚴格來說他不是英雄人物,二十世紀的眾多獨裁者中或許只是二流,但卻恰好是他的國家所欠缺的人。左派的失敗在於其從頭到尾無法建立真正的統一戰線,反觀右派,佛朗哥一開始就掌握西班牙最精銳的部隊,能跟他匹敵的同儕又死的“正逢其時”,他的獨尊也就那麼順理成章。儘管他並不雄才大略,但穩紮穩打,適時爭取外援跟敵人自己作死,終於成就其霸業。之前閱讀林達的作品時我就對此人頗感興趣,有意思的地方在於他對於西班牙未來究竟抱持怎樣的想像。眾所皆知,佛朗哥在1947年把國體定為天主教君主國,自任終身攝政(印象中這不是首例,貌似匈牙利也有人玩過),然後到了晚年真的迎回王室後裔,進而開啟憲政民主化的道路。這是他從一開始就打的算盤嗎?還是是因為沒辦法家天下(他沒兒子)而不得不做的選擇呢?佛朗哥的執政對西班牙來說應該是很難簡單的評判,誠然,做為獨裁者背負的原罪他一個都跑不掉,不過他執政多年,聰明的沒有加入軸心國,利用冷戰找尋國際空間,帶領西班牙逐步現代化,臨死前選對了繼承者讓民主化有了可能實現的機會,這都是正面的。或許就像蔣經國一樣應該是毀譽參半,端看你屁股下面坐的是哪張椅子決定吧。Payne對佛朗哥的領袖特質做了簡單的分析,但僅止於內戰有關的部分,讓人意猶未盡,作者也有寫此人傳記,希望能夠引進。


總的來說,本書翻譯流暢,除了幾個小錯字外沒啥大問題,要說缺點的話,就是寧可花錢印一張有點詭異的海報送讀者,卻沒附上半張地圖,怎麼都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吧。以上,推薦給有興趣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