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在書訊上看到貓頭鷹要出這本《帕德嫩之謎》(The Parthenon Enigma)時,是頗為驚喜。台灣在這方面的書確實是相對少的多,看到這本最近幾年剛在歐美出版,又是頗受好評的作品能引進,翻看內容簡介後,就決定買一本回來拜讀。

 

作者Joan Breton Connelly是美國紐約大學古典學跟藝術史教授,本身也是考古學家。這本書是她在研究帕德嫩神殿後,提出的新論點。Connelly認為,一般傳統的看法:帕德嫩神廟是雅典民主的最高理讚,是希臘理性的最佳代表,只是十八世紀後的歐美學者將自己的理想投射在其上的誤解。她建議讀者應該要用“希臘人的眼睛”去觀察跟感受希臘人的文化氛圍,其實雅典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宗教”。

在書中,她先向讀者介紹了雅典的周遭自然環境,讓大家明白其影響,然後又訴說了衛城的前世今生,最後再開始借用希臘悲劇詩人歐里庇德斯的悲劇《厄瑞克透斯》殘篇,重新解讀神廟上最關鍵性的東段橫飾帶,認為這不是雅典人民在泛雅典娜節遊行後,獻給守護神雅典娜新的聖衣,而是活人祭祀的原始宗教行為,是雅典國王厄瑞克透斯無私犧牲女兒的愛國心。Connelly強調,這種集體至上,追求公益不惜一切的精神,才是雅典民主政治的真諦,而不是我們拿了現代人所熟悉的制度而強加其上的那種意義。

 

Connelly的觀點並沒有立刻得到學界的全面承認,相反的,質疑的聲音鋪天蓋地而來,個人在這方面是門外漢,不敢多作評論,但就作者書中所言提出一點讀後感想。

首先,關於帕德嫩神殿被賦予了錯誤的價值跟觀感,這點倒是不令人意外。正如著名史家克羅齊評論的:「一切史都是當代史。」這座神殿經歷了千年風霜,曾經一度是基督教堂、清真寺,到現在變成西方民主的聖域,每個時代都把帕德嫩打扮成自己所需的模樣。只是那位雅典最著名的領導人伯里克利如果復生,不知道是否會驚駭莫名。畢竟雖然同樣號為“民主”,但我們如今所熟悉的,在政治學上是定義為“代議制”,這跟雅典人實際上所奉行的“直接民主”並非一回事。對於古代希臘人來說,政治與切身利益更有關的事務,古典學家芬利在他的《古代民主與現代民主》中曾論述過,古代的政治是一種“面對面”的活動,當他們提到“國家利益”時,是隨時可能影響到人民生活的。他們追求一種個人與公眾利益的平衡,甚至將所有公民的福祉置於最重要的一端,並要求大家犧牲奉獻。而相對於此,城邦也會對所有付出提供最好的回饋,大家不分貴賤貧富,互助互賴,一同為了國家及大家的幸福而奮鬥。雅典努力的打造出真正的共同體,它們用帕德嫩神殿做為精神的象徵,而這正是恰恰被現代學者所誤解扭曲的地方。這也是現在的政治體制不能,甚至是被濫用之處。(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拿納粹德國跟他們的國家社會主義來比一比)

 

而對史家來講更不能接受的是,Connelly指出神廟上最關鍵性的東段橫飾帶上所講的故事是一段活人殉祭,這跟他們心中理性的雅典人不合啊!作者說,這就是一種錯誤投射造成的價值觀混亂,現代人把自己所想要看到的,強加在古代人身上,才自我掩蓋了真實的面貌而不能置信。固然,活人獻祭是一個令人厭惡的行為,但我們必須認識到,人類文明發展過程中,基本上都是經過這個歷程。我們在指責瑪雅、印加文明的同時,不要忘記殷商王朝的種種人祭的考古證據,甚至,直到明朝,依然有要後宮妃子替皇帝殉死的規定!作者更是坦率的指明,耶穌不也是為了洗清人類的罪孽,而甘願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那麼,雅典人透過這樣的神話故事,來建立一個核心精神又何足為奇呢?這種誤解,就是Connelly一再強調的:「要用希臘人的眼睛去看希臘人的世界。」

最後談到的也同樣是個有趣的話題。在十九世紀的帝國主義時代,帕德嫩神廟流失了很多文物,至今仍然放置在那個不該被放置的地方。是的,就是大英博物館,某些人眼中的“贓物收藏地”,至今仍然拒絕歸還。如果說,過去他們的理由是對方不能好好的善待文物的話,這個理由似乎是越來越薄弱。作者指出,如今衛城博物館的水平並不遜色於任何一個頂級同行,事實上也早就證明他們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文物。希臘政府甚至已經放棄訴諸民族意識的方法來向英方索取,國際也有許多聲援,但遲遲就是不見下文。我們可以理解此例一開,對於博物館方的為難,不過Connelly亦指出,博物館肩負保護人類文明的重責,應該要以普世為己任,不該拘泥於區域國家而是一種共享。當然,我們也知道這都是漂亮話,利益面前都是白搭。帕德嫩神殿要“一家團圓”看來仍是遙遙無期。

 

 

起初,我本來以為這是本以政治史為主論調的書,但不然。作者從文化史的角度,輔以神話、考古等,加上充分的圖片,可以說是無死角的介紹了帕德嫩神殿的方方面面。不論是希臘史的愛好者,還是文化研究者、建築史,甚至是想要去雅典旅行的,都該看看這本出色的作品。而譯者水平出色,整體閱讀起來相當流暢,感覺不太出什麼問題,值得讚許。總之,個人是非常推薦這部作品,應該是今年內台灣推出的優秀翻譯書之一。

 

PS:看到書中一直提到雅典娜跟聖衣,不知道是不是太沉迷漫畫,腦海中直浮現車田正美跟他的聖鬥士,真糟糕啊…..

 

創作者介紹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