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歐陽泰的那本《火藥時代》,這才想起了本書買了很久都沒閱讀。歐洲何以稱霸世界,是自上個世紀以來的顯學,從各種角度去探討,經濟、社會、軍事乃至於文化地理等都有,切入的時間範圍也長達兩三百年。2016年過世的著名史家威廉 H. 麥克尼爾 (William H. McNeill) 也撰寫了這本《競逐富強》(The Pursuit of Power) 來嘗試回答這個問題。

 

麥克尼爾在本書中主張,東方,或者是說,宋朝在公元一千年左右時,是雄霸世界的強權,在各方面表現都優於其他文明。然而,歐洲卻逐漸從此刻展開一系列的,在軍事、經濟到政治上的緩慢變革,最終讓它們在十九世紀壓倒群雄,稱霸世界。而推動這種進程的,正如同達爾文所提出,大家所熟悉的“物競天擇”。歐洲分裂的政治局勢,加上文明之間的衝突,強大的競爭壓力促使各國必須不斷的追求變革方能生存,這就是持久又強大的動力。

 

這種論點最常被舉例的是日本,它們在十五、六世紀時進入戰國紛爭的時代,而在此刻,歐洲人傳入火繩槍被發揚光大,甚至青出於藍。但經歷德川幕府兩百年的和平之後,當美國人再次踏上這塊土地時,卻赫然發現日本人早就對熱兵器陌生,喪失了曾有過的技能。欠缺競爭的動力當然是一大原因。但歐洲人凌駕東方之上的,卻還有更深刻的原因,而這正是本書要細部分析的。

 

船堅炮利只是歐洲獨霸世界的表象,以龐大的商業資本為底才是深層的裏因。麥克尼爾指出,比起傳統的中央集權政府指令型經濟,利用市場“無形之手”的力量來動員資源更能發揮出最大的效能。人性本能追求私利,非強迫式的要求趨動著商人從各方面主動去滿足政府所需,統治者再從這些金雞母手中收取豐厚稅金去打仗稱霸,構成了供需之間互利互惠的循環。英國便是利用這種無形的力量,打敗了擁有整個大陸,卻依然以指令為主,市場為輔的拿破崙。

 

資本主義的強大供應了軍備競賽的龐大成本,這便是歐洲稱霸的原因。

 

麥克尼爾的這番結論跨越經濟跟軍事的界線,是極具說服力的。但明眼人也都能看出,他解釋了“西方”的最終領先,卻沒有足夠的解釋了“東方”落後以及“為何不能發展出來同樣的模式”的原因。它說明了公元一千年時宋朝的強大跟侷限,但沒能說出個所以然。如果讀過賈德‧戴蒙的《槍砲、病菌與鋼鐵》就知道,地理環境對於文明的發展也有極大的影響。海洋型島國面臨的挑戰跟大陸型國家可能做出的抉擇不同,會有各自的考量。文化與傳統,人為的偶然等都可能產生極大的變數。不過這不是本書的缺點,畢竟主題是解釋歐洲的強大原因,而不是分析全球霸權興衰;做為回答這個大問題的拼圖之一,本書依然是完美的達成了任務。

 

本書的最後,麥克尼爾從二十世紀末的演變得出一個願景,他認為也許人類社會未來會發展出一個世界政府,能夠宏觀的調控經濟並與自由市場合作,有效的分配資源,人口得到控制,暴力在運動競技得到出口,即便產生衝突,也不再會是大規模的,和平降臨這顆星球。站在三十年後看這段話,或許吾人會覺得還是太樂觀了些,不管怎樣,或許這並不是個不可以畫出來的大餅。

 

 

《競逐富強》沒有繁體版讓我有點意外,而上海辭書的這個版本恐怕不好買,幸好聽聞有出版社願意再版,麥克尼爾這本書歷久彌新,仍非常值得一讀,與大家推薦之。

創作者介紹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