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的暴發,在烏克蘭跟俄羅斯之間的爭端,讓黑海周邊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其實這個區域,儘管它對地中海產生不小的影響,但經常都不是歷史的中心。華文圈對於這塊的介紹書籍也非常稀少,這本《黑海史》也就相對容易吸引人注意。不過大家應該對作者Charles King 不會太陌生,他的另外一部作品《午夜的佩拉皇宮》也引進台灣不久,其優雅文筆跟敘事功力應該讓人印象深刻。我在網路上久聞本書風評不差,於是就買回來拜讀。

 

 

黑海自古以來,常常處於“邊緣地帶”,希臘人認為那兒是“世界的盡頭”,“文明與野蠻的交界”(雖然他們心知肚明未必真的多落後,只是跟自己不同)。但黑海盛產的許多商品,特別是穀物,卻養活了愛琴海的多少人,之後甚至還會延伸到東地中海的其他地方。資源交換是人類的生存的手段,而商業貿易則是致富的關鍵,在鐵路發明前,水路在效率上明顯高人一等,黑海周邊的河道,加上豐富的物產,使這一帶的商人絡繹不絕。也因此,這裡常常都是文化的熔爐,來自各地形形色色的人,定居於此,在此交易,共生共榮。

 

這裡是游牧與農業的交界,此起彼落的政權與帝國,卻很少能掌握住整個黑海周邊。即便是盛極一時的鄂圖曼土耳其,也只是選擇控制沿海的要地,然後憑威勢外交臣服周邊各王公大汗,形成一個霸權即滿足。這是時勢,也是一種智慧。對土耳其人來說,黑海雖然重要,但卻無須付出太多的心力。

 

俄羅斯人就不同了,它們是自蒙古人以後第一個來自北方的帝國,雄心勃勃的在此建設,移民,真正的把黑海周邊納入自己的完全掌握之中。不過,即便如此,也還是沒有改變黑海這個文化交融薈萃之地的特色。十八世紀以後來到此地的旅人,依然可以看到這種混雜著東方異國風情跟西方文明的景色,讓他們覺得不虛此行。

 

直到民族主義這個病毒的出現,跟地中海一樣,黑海也難逃其荼毒。北方共產化的俄羅斯,南方新生的土耳其及周邊一一獨立的各種意識形態民族國家,都訴諸“種族純淨”。不顧現實,只憑著一種“想像的共同體”,逼迫人們離開自己祖先的家園,去跟其實陌生的“同胞”共居。箇中辛酸,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了。

 

今天的黑海周邊,已不復當年之景,不過各國還是得為了環保而努力,因為失去了的不只是那文化交融的氛圍,生態浩劫同樣令人憂心。只是,地緣政治跟過往的歷史糾葛依舊阻擾著人們的齊心協力。作者在對於現代局勢的一些描述,就已經被事實給推翻了,雖然這怪不得誰。

 

在短短的篇幅中,描述一塊區域漫長的歷史,Charles King的節奏掌握的還不錯,個人是覺得他對鄂圖曼帝國以後的部分描述的最好,比如土耳其人跟拜占庭的糾葛,少人提及特拉比宗帝國的介紹,特別是奴隸制度,相當有意思。感覺土耳其人對待奴隸跟古羅馬大同小異,有些過的甚至比窮苦的自由農好,還能出人頭地呢!

 

總而言之,Charles King這本《黑海史》算是出色了完成了它的任務,讓讀者能以閱讀文學的體驗,感受深度的知識,滿足了自己的求知慾,值得推薦。

作者英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鎮長 的頭像
鎮長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