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是一個擁有漫長歷史的古國,它屬於西亞近東那塊人類文明發源區之一,在這兒曾經上演了許多齣悲喜劇,然而,它們面對於現代世界的衝擊,似乎尚未取得自己的位置。特別是跟美國之間的恩怨糾葛,以及中東的紛擾,它們在世人的形象總是有些扭曲。尤其是好萊塢,前幾年拍了以古希臘與古波斯之間的戰爭為主題的電影“300”兩部曲,片中把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薛西斯(Xerxes)大王弄的跟赤身裸體,穿著奇怪的環鏈,彷彿非洲來的某部落土著(無貶低義,請勿過度解讀)酋長,完全不符合史實,這看在伊朗人民眼中,當作何感想?(大家閉上眼睛想想要是隔壁韓國拍個高句麗、唐朝之戰,把唐太宗弄成那樣會發生什麼事)也許是不該對商業片太過認真,但你我都知道這產生了多大的影響力跟扭曲與誤解。

 

當然,我們也知道這不單只是現在才發生的問題。從古希臘人開始貶低“他者”是“蠻族”(Barbarian),“東、西之間的文化對立”淵源已久。但事實上波斯人的文明發展程度,並不在愛琴海列城邦之下;甚至,做為古代第一個世界帝國(如果不算亞述),其整個統治機構跟手法,在當時都算“獨步全球”,杉山正明在其著作《大漠》中並非過譽。*1 這樣一個“歷史悠久”的古國,怎麼能長期被忽略呢?

 

華文圈關於伊朗/波斯的著作,其實也不算少,例如他們經典的古文學《列王紀》,也有了漢譯本。之前台灣的光現曾推出本講近代政治的專著,而廣場在推出《波斯人》之後,又接著引進了本書《伊朗:從瑣羅亞斯德到今天的歷史》,讓有心認識這個國家的讀者,增添了更多的選擇。

 

作者麥克‧安斯沃西(Michael Axworthy) 是歷史科系出身,但他曾是英國駐伊朗的外交官,長期親身觀察,其行文比較少學究的氣息,可以用通俗輕鬆的語調,向讀者介紹伊朗漫長的歷史。而本書另外一個吸引我之處,在於作者是用論述性,而非敘事性的方式撰寫,雖然其立場鮮明*2,但史觀正確且具說服力,便不致產生疑慮。例如,他在第五章一開始便說了個故事:據說,當沙王蘇萊曼在西元一六九四年七月快要離世時,還沒決定後繼。沙王把重臣們叫來,說道:「你們如果想要過爽日子,就推胡笙;如果想要讓國家強大,就選阿巴斯。」結果沙王一死,大臣們就推選了胡笙。

作者接著指出,這個故事雖然生動,但並不可靠。並沒有必要完全推翻,畢竟這也是一種方式簡單了呈現了當時的宮廷的面貌,沙王的不負責任,兩位王子的特性跟廷臣的腐化墮落。就算它是虛構的,也是人們用一種方式表現出的“史實”。

這段展現出作者的史觀,在史料價值選擇上的見解,相當有教益。

 

 

除此之外,作者在書中有三點我想拿出來討論。

第一點是,安斯沃西認為伊朗是個擁有漫長歷史,並在不同階段不斷的融合、團結各色文化跟民族,最終形成的“心智帝國”。他們的文明埋藏在最深處的靈魂中,不斷的透過接觸,產生影響,讓所有人都成為其一部分。這感覺就跟號稱五千年文化連續的華夏一樣,儘管古波斯的政治實體不存在了,但他們的精神跟文化依然保留於生活在這土地上的人,他們吸收了外來的元素,轉變成新的方式存續。那麼,是否可以說伊朗人的連續性,其實也不亞於華夏文明呢?

第二點,作者對納迪爾‧庫里(Nader Qoli)的評價頗高,他認為此人重整了國家,推行軍事上的歐化,並藉此加強行政跟財政上的革新,都讓一度停滯的伊朗文明向前邁進了幾步。可惜他年老後因與兒子反目,痛失繼承人導致性格大變,最終遇刺身死,國家也在沉重的軍事負擔中被拖垮。安斯沃西認為納狄爾如果能夠有個優秀的兒子,繼續推行他的改革,更加歐化,也許能更有效的面對殖民者,改寫伊朗近代史的命運,其地位或將跟彼得大帝相同。但話說回來,波斯這個古老的社會,要進行改革非一、兩代人之間可以輕易完成。但誰知道呢,如果面對歐洲人時是個擁有較強大國力的伊朗,會不會更有自信的加入“競逐富強”的變革呢?

第三點,如今美伊關係依然是國際政治上的一個問題點,而作者認為這樣的情況來自於歐美的“咎由自取”。尤其是美國。十九世紀初期,當時美國還是個很“新”的國度,帝國主義因子還沒萌芽,在伊朗人心中是跟歐洲老牌列強大不相同,曾被賦予期望。隨著歷史演進,這逐漸被證明只是個美好的誤會。說到底,美國也只是另外一個帝國主義霸權者。這個說法並不新穎,關鍵在於,作者認為,伊朗在西亞擁有重要的戰略地位跟資源,但歐美從不曾善待過他們,認真的思考是否給予盟友地位,扶持成為重要的夥伴,而只是如同棋子般的宰制,利用。特別是美國,有很多次可以改善,甚至成為重要支持者的機會,全部都被浪費掉了。這些說法多少是有點後見之明,畢竟歐美跟伊朗之間不見得只是單純的國際政治的問題,做為伊斯蘭是否能夠融入歐美“現代體系”,也是一個大問號。隔壁做為標準示範的土耳其已經轉向,伊朗又是如何呢?作者批評現在伊朗的當權者,但讚揚其人民,主張歐美應當將兩者分開對待,但沒有人真正知道伊朗的民心所向。不過,北韓倒是做了一個不錯的示範,也驗證了作者的一個論點:開誠佈公的坐下來談論彼此的利益,才是真正解決問題之道。

 

 

不管怎樣,這都是一段很棒的閱讀體驗。譯者出色的完成了他的任務,讓我們得以直接感受到作者的精彩寫作,例如中間許多波斯詩句,都可以感覺到其用心。只是校稿上還是有些錯字跟排版的疏失,希望再版時能改進。麥克‧安斯沃西的這本《伊朗》的評價,我把它跟之前聯經推出,高夏撰寫的《越南》放在同一個位置。

 

 

*1:八旗之前出的《世界帝國兩千年》忽略掉亞述就算了,連波斯也沒有談,個人對此書評價大打折扣。

*2:作者很討厭摩尼教跟奧古斯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鎮長 的頭像
鎮長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