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著名學者陳寅恪的魏晉南北朝史講演錄與趙翼二十二史劄記加之以個人
感想,有任何疑問者,請自行查詢該書。
                                                                               
                                                                               
--------------------------------------------------------------------
觀三國史者,想必或多或少有人對於以曹操一人之創立,曹丕、曹叡父子所守
成的魏國,何以輕易被司馬氏父子輕易篡奪,存有疑問。淺以論之,必有許多
人歸之於曹丕、曹叡父子先後早死(四十餘、三十餘歲壯年),與托孤於曹爽之
失策。然則我們看歷史上許多篡位之例子,大多以中央大亂失權,地方軍人以
武力入朝後控制大局,曹操、高歡、宇文泰、李淵等,或者身為皇族外戚如王
莽、楊堅等;趙匡胤篡後周,也是掌握了中央的實力軍權。但我們觀司馬氏父
子之篡位經過,司馬懿殺曹爽之前,是大權被架空,幾乎任人宰割;奪權之後
,既非曹氏外戚,也不是早就培養有個人武力之軍閥大將(司馬氏用來平亂的兵
力實際上都是曹魏的軍隊),但卻可輕鬆的轉移社稷,改朝換代,如單純歸咎於
文、明二帝之早死與曹爽之自取滅亡,未免太過輕率之。
我們可以先從司馬氏父子掌權後的曹魏君臣反應來看:當時曹魏僅傳兩代二十
餘年,先代傳下的功臣子弟尚在,然當司馬氏父子篡位意圖到了眾人皆知之時
,為曹魏而死的臣子,卻只有夏侯玄、張緝、王凌、毋丘儉、諸葛誕等數人;
反而一心效力於司馬氏的有賈逵之子賈充、陳矯之子陳騫等人。賈逵、陳矯都
是領有魏國大恩並忠心耿耿的人,他們的兒子卻都在這場魏晉篡位中站在司馬
氏這邊,賈充甚至不惜殺死高貴鄉公以之為邀功,是何故出此與父大反其道的
兒子呢?
這點就必須從當時的社會背景談起。
西漢開國,社會尚面對著郡縣與封建的對立,直到七國之亂後,方才正式進入
全面的郡縣制度。但在這背後,新衍生出來的是地方的豪族勢力(日本學者的
說法),翻閱漢書,乃至三國志,常可見有云某某人物自少任俠等字,千萬別
以為這是如近代武俠小說之俠字的意思。這個“俠”字之意,乃是指當時社會
背景中,許多地方擁有財勢的豪族,收留招納各地亡命之徒共事者(錢穆---國
史大綱 137頁)自成一地方勢力。到了東漢光武帝依靠這豪族成事,整個朝廷
轉入門閥政治之雛型,加之以儒學、太學等的發展,與朝廷辟召人才的方式之
為壟斷,漢末的清流、濁流之爭,名門袁家在河北的號召力,便是一大代表。
當時的名門都信奉儒學,擁有向朝廷推舉人才的權力,門生故吏遍舉天下,四
世三公的袁紹在河北可以輕鬆構築大勢力,利用的就是這股力量。這是連將漢
朝推向滅亡的董卓都不敢忽視的力量,從袁紹跟曹操先後逃離洛陽後,董卓任
命袁紹為勃海太守卻命人通緝曹操可以看出。曹操一族出身寒門、濁流,舉世
皆知,不為社會看重,是以董卓不必顧忌。
然而這邊的寒門,指的絕非是窮困的平民階層,而是不具社會名望,非有顯赫
與經學家世的家族。曹操的父親曹嵩是權貴宦官曹騰之養子,但這以注重儒學
名教的東漢社會中是不被人看重的。也正因為此,曹操與袁紹在官渡的爭霸,
可以視之為寒門與名門間的鬥爭。
這場鬥爭,出身名門的袁紹徒具虛名,終於落敗。獲勝的曹操,雖然他在崛起
的時候,也曾獲得汝、穎名門如荀彧、荀攸等人的支持,但他卻毫不留情的以
法家的態度,極力的打壓這些名門。乃至於吳國後期的丞相張悌曾論魏國之亡
,實乃為曹魏不得這些名門大族之支持的關係。而這番話可謂相當中肯,畢竟
當時曹操雖然曾施行大力改革,照顧平民,但是實際掌握政權的,卻是這些依
照九品官人法出仕的豪族。當魏國之強,他們尚不敢有何為,但當同為豪族出
身的司馬懿抬頭時,便立刻倒戈相向了。
司馬氏出身河內,一族雖然說不上袁家般的顯貴,但也是遵奉儒學為主的名門
。又經司馬氏父子二代的經營,以堪稱陰狠毒辣的手段,一面利用曹氏子孫本
身的虛弱跟內部潛在的矛盾,一面屠殺異己,終於篡得政權,開創了晉朝。然
而晉武帝司馬炎開創晉朝不過二十餘年,八王之亂一起,晉朝立刻覆滅,何故

先前我們曾說,司馬氏是依賴這些門閥世族的支持而得以篡魏,然而這些門閥
世族已經開始腐敗,君臣都不曾經歷戰亂便開創國家,毫無一個新興政權的蓬
勃氣息,反而暮氣沉沉。以一開國之君,司馬炎奢侈淫蕩到後宮萬人,每日不
知何處可睡;下面的大臣有“日食萬錢,尤無可下箸處”。反觀平民百姓則處
於“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知識份子為了躲避司馬氏一開始的屠殺跟後
來政治的混亂,開始了清談的風尚,一朝初建,就露此衰亡之相,享國短暫,
實乃意料中事也。
而偏安江南的東晉,則內苦於受制世族,外則被荊楚強藩所逼,苟安百年無所
為。司馬氏一朝,在國史上留下不光彩一頁。世說新語中有載東晉明帝問王導
先人如何創業,王導答司馬懿如何陰謀殺曹爽,司馬昭大逆弒君故事,明帝掩
面羞恥的說:若如此,晉朝安能享國長久?
或云漢魏之篡當跟魏晉之篡相同,此大謬矣!
董卓亂後,宇內分崩離析,曹操以其雄才大略,捨生死,用性命,方得掃平一
方,統一華北。整個漢家朝廷,所有文武大臣都是曹操精心栽培出來,是以曹
操可以安居鄴郡遙控。漢獻帝如非遇見曹操,豈能再將漢家大旗多撐上十餘年
,安享善終?反觀司馬氏父子,篡人天下於孤兒寡婦手中,陰毒狠辣;掌握大
權後不敢輕離皇城,便是擔心被人以其道還治其人之身。是以論之,二者豈可
相提並論乎?
                                                                               
                                                                               
                                                                               
                                                                               
                                                                               
                          伊達楓
創作者介紹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