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一段感情,真的很難。


以前朋友跟我說,交女朋友太累啦!
我都嘛說:那是你有過,當然這麼說囉。
2004年。
去年是個不平凡的年,年初台灣為了總統大選搞的風風雨雨。年底一場海嘯震動世界。對我來說,這都比不上我認識的兩個女孩所給我的記憶,
深刻百倍!

許久才來的一封信,說出了一個早就出來的結論:
「當一個人不再愛另外一個人的時候,任何理由都只是藉口。」
只是說,有些時候,人們卻又難免想要聽這些藉口,企圖從這些藉口中挽回什麼,或者是找出讓自己絕望的理由。即使不願意把話說出來,最後還是不得不去面對。世事就是這麼無奈。

這次回家,早就有心理準備去面對,親戚父母一定會問我關於感情上的情況,她們總是問:「你真的分手啊?」
我只是平靜的“嗯”了聲。
母親繼續追問,我隨便敷衍就過去了。
父親在只有我跟他單獨相處的時候又問,我才說了幾個理由,其中一個是說我討厭女人整天疑神疑鬼。
他聽完,淡淡的說:「其實女人都會這樣喔....」
我就傻掉了,當場無言以對。


其實,漸漸的,我也發現出我的許多缺點來,
很早之前,也就產生了「究竟我要的是什麼的疑問」來.....
值得慶幸的是我知道什麼不是我要的....


不敢面對的,大概是我其實也是外貌協會的會員,雖然我未必非美女不要,至少我有我的一些要求,而且品味不高。這個....就不用說出來了。
常常取笑一些對愛情抱有很高理想而且過度幻想化的人,但說不定我其實也是很嚴重的理想化哩!

回到電玩世界去,拿起筆去構思自己的愛情故事,也許我會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鎮長 的頭像
鎮長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