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沒讀通,水平不夠吧。

布洛赫基本上是把受眾要求有相當程度史事瞭解,他信手拈來任何例子,沒能明白其隱喻,你也別想懂作者背後想表達的真正意思。而且他常常是在討論與對話,這都很吃底子。

 

不過有一點他說的倒挺明白:封建制度是西歐在兩次大入侵後的殘破社會底下,統治者利用現有的“材料”打造出來的“產物”,它當然有其歷史意義,不過隨著條件改變,也很快就被修正淘汰。或許我們可以問,如果沒有這段經歷,西歐會是怎樣的面貌?如果法蘭克人扮演了鮮卑人在華夏的角色,重建了某種中央集權的政治秩序,歷史會走向何方? 

我個人覺得應該也不太容易。

地中海從古典時期的城邦世界退化到農村主導的經濟體系,所以才衍生出封建制度,而當中世紀的盛期來臨,人口增長後城市再次復甦後,西歐才又重新恢復過去的輝煌。而那時政治上早就已經四分五裂。查理曼的帝國等不到社會經濟的配合,在政治上也就沒辦法做到以往的集權,這是歷史的無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鎮長 的頭像
鎮長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