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8119539  

 

John Keegan應該是戰史迷必須知道的學者吧。趁著二戰結束的紀念,他的作品《一戰史》、《二戰史》先後被引進,然後這本《戰爭史》也被重新翻譯,再包裝推出,真是外語不好的人的一大福音。

有別於傳統的戰爭史,Keegan這本堪稱經典的著作,圍繞著他的中心思想。文章開宗明義就針對Clausewitz的那本《戰爭論》及其名言「戰爭僅是政治伴以另一個手段的延伸」進行駁斥。作者指出,正是因為這種“決戰”思想,動輒非要到你死我活不可的態度,才是破壞了“政治行為”的最大原兇,也是導致兩次大戰悲劇的濫觴。接下來,Keegan運用了考古、歷史跟人類學等各方面角度論證人類的戰爭,起源、目的、方式等等,從最早的“有限模式”僅只於某些範圍跟階級之間發生、到“騎士風度”中各種規則的打法,還有“東方”的“迂迴戰術”等,雖然都不免波及平民,但比起法國大革命後的全民皆兵,到工業時代的總體戰,似乎都比較“克制”。作者認為人類戰爭的暴力程度正是在Clausewitz的精神被貫徹極致後達到高點,幸好隨著原子彈的出現跟有智之士的反省,現在又再次開始限縮。本書雖然已經推出二十年(英文版),不過他論述的思想跟最近名心理學學者平克的那本《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倒是有志一同。

Keegan依照人類武器的使用編排敘述方式,條理分明,文筆簡潔有力,可讀性高;而新版本翻譯水平佳,閱讀起來沒有什麼問題,整體來說非常值得推薦給大家。

不過個人覺得可惜的是,Keegan對於“東方”的戰爭似乎還是比較忽略,像《孫子兵法》就被他輕描淡寫的帶過,有點可惜。中華文化圈中的“兵不厭詐”之類的思想跟他一直提出的遊牧民族“迂迴戰術”本質上是相同的,但他並沒有討論這塊。或許如果研究這方面,就可以懂日本人偷襲旅順、珍珠港的某些心情吧。

另外,Keegan在書中提到的一些片段也讓小弟頗為疑惑或省思。其一,他曾用不確定的語氣敘述商朝是“來自伊朗的某使用馬車的民族”征服黃河流域建立的,我查了一下他的注,是從一本八零年代的牛津中國史引來的,這讓我想起了郭靜云的《夏商周》中的論述,看來西方對於商朝是外來征服王朝的見解甚早就有,還是只是筆者孤陋寡聞?另外,他對於羅馬軍團的組織跟體系非常盛贊,並認為其為帝國的支架,堪比中國的官僚體系,而也正是晚期蠻族化之故,才導致羅馬帝國的崩潰成為事實。這是個相當有趣的觀點,雖然這只是其中的一個面向。


以上,跟大家分享之。

創作者介紹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