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liosb  

 

 

不知道為什麼,拜占庭一直給人或許文化很昌盛,但是卻積弱不振的錯誤印象,最近看了《戰爭事典》第七跟十三期的介紹(出版商很不夠意思的一文兩拆),於是借花獻佛跟大家分享一下。

 

當然,如果你跟它的先祖羅馬帝國比,當然相去甚遠。如果我們先把查士丁尼時代擺一邊,七世紀以後的拜占庭雖然經歷過天下圍攻的滅國危機,但幸得天佑,出了幾個頗有才能皇帝,這才艱辛的挺過來。(西羅就沒這個命了)

 

正所謂蹲的低,跳的才高。拜占庭在這段時間的一些轉變奠定了它在九、十世紀的輝煌。首先,雖然國土大大的縮水了,但就結果論上來說,那些在宗教上的異議派系都清除了,各種紛爭也都止歇,終於可以少一點內耗。最重要的當屬軍區制(Theme),這種透過賦予士兵土地讓他們有保家衛國意識,順便一口氣解決後勤負擔的一舉兩得政策,大大的改善了自羅馬帝國晚期的兵源問題,同時也健全了財政跟軍力上的收支平衡。其意義跟中國史上隋唐的“府兵制”,明朝的“衛所制”都有異曲同工之妙。馬其頓王朝正是在這些改革還很健全且開始發酵時建立,而且運氣很好的出了連三位才能非常出色的皇帝,於是揭開了拜占庭在中世紀的黃金時代。

 

本文今天想談的是號稱“保加利亞屠夫”的Basil II,但在這之前也得先談一下他的前兩任皇帝:Nikephoros II PhokasJohn I Tzimiskes。這兩人都是標準的軍人皇帝,特別是Nikephoros,在他手中重建了我們玩Total War一定會印象深刻的拜占庭鐵甲聖騎兵,這支王牌他甚至利用改裝後的海軍拿來玩登陸戰掩護步兵佈陣,其運用當真是“存乎一心”。後來撰寫了幾本兵書流傳於世,也大大影響了Basil IIJohn I在軍事天才上略遜一籌,但他往北打垮了羅斯人,往東擊潰敘利亞的哈姆丹王朝,解除了拜占庭的兩大強敵的威脅,功不可沒。不過這兩位皇帝都太偏於軍事,未能解決政治上的內憂,結果都死在了宮廷陰謀。

 

Basil II便在此時粉墨登場。他的人生在我看來,就是一個仿如作家寫出來的英雄小說,但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以孤兒寡母,權臣當道的危機四伏環境中即位,少年時Basil II裝瘋賣傻,暗自勤勉學習武術兵法,然後掌握時機奪回政權。初執政時遇見宿敵被教做人,然後重整旗鼓就此大放異彩,終身不再有任何重大失敗,堪稱一部完美劇本。跟前兩位皇帝相比,他在軍事能力上顯然不是亞歷山大、凱撒那種靈光四射的天才,但他總是能夠以最完美的準備去面對敵人,然後培養出一堆人才征服四方,顯然更是個真正的“霸王”。

basil  

《獨裁者手冊》這本書提到,獨裁者要建立政權,當然一定要有支持者,而這之中又分三種:必要的核心、可替代的有力者跟可有可無份子。

Basil II顯然深明此道。

他年少時代認識了好友Nikephoros Ouranos,此人後來也成為一代名將並有著作留世,建立自己的小集團;然後利用一次正確的軍事判斷爭取到帝國海軍的信任,並贏得禁衛軍的忠誠,終於扳倒了權臣Basil Lekapenos。之後,他面對軍事貴族叛亂時,又果斷的把妹妹嫁給北方的基輔公爵換來當時被公認最強大的,後來以“瓦蘭吉衛隊”聞名的維京傭兵。Basil II用錢跟自己的勇氣爭取到這群人的支持,讓他們變成自己的核心支持者,加上鐵甲聖騎兵跟有希臘火的海軍,“程咬金的三板斧”湊齊。

basil2  

瓦蘭吉衛隊

威望建立後,Basil II終於有力量去處理困擾歷代皇帝的內政問題:軍事貴族的坐大。就像古羅馬、漢、唐等王朝都面對過的大地主過份兼併土地的問題一樣,如何遏止這種危害帝國命脈的狀況是關係著拜占庭國運。Basil II運氣跟才能兼具,早年那些叛亂讓他有藉口清除掉一些異己,既可以賞賜自己的支持者並提拔新人,同時戰無不勝的威望也幫助其立法遏止兼併跟向貴族、教會徵稅都沒人敢反抗。終其一生這個問題都不再成為問題。內憂排除後,對外擴張就順利了。Basil II又把他贏得的大量戰利品拿去進行建設跟賞賜士兵,也鞏固了其權力支持者的最後一塊拼圖的忠誠。

基本上Basil II權力穩固後,只有在晚年曾面對過一次小小的陰謀,那次他展現出的權謀也讓人目瞪口呆。那時他正在亞美尼亞遠征,首都有一位叛將之子小尼基夫魯斯聯絡了一群不滿份子搞政變,其中包括了皇帝的愛將西菲亞斯。此人為何會有異心我們不得而知,但皇帝的判斷卻相當冷靜,他否定了回師的提議,只寫了兩封信。一封給小尼基夫魯斯,告訴他西菲亞斯想叛亂,命其去處理;另一封也是一樣的內容,只是對象顛倒。使者小心的不把內容外洩。結果小尼基夫魯斯收到信後,跑去找西菲亞斯,把信交出來,並保證自己不會出賣他。但西菲亞斯此時卻已經被皇帝這一手嚇到,他把小尼基夫魯斯抓了起來,然後脫離了叛亂,終於免除一死,只被流放,這對向來殺人不手軟的Basil II來說算是很寬大了。而我讀到這段時,確實有點拍案叫絕。

 

 

Basill II的武功也是十分的輝煌。他先後擊敗了在前兩位皇帝時代也是戰功彪炳的名將的叛亂,之後往東打垮法蒂瑪王朝,東北收服亞美尼亞、格魯吉亞,當然,最重要的是對保加利亞第一帝國的征服。這個巴爾幹強權自建國之後一直都是拜占庭的心腹大患,即便皈依了基督教,也只是讓它們成為了爭奪“羅馬人皇帝”這個稱號的遊戲者之一,對於臣服毫無幫助。當時,保加利亞的沙皇是Samuel of Bulgaria,他做為Basill II的終身宿敵可謂相當的“稱職”,在皇帝剛剛執政時就給了年輕氣盛的青年一個迎頭痛擊。可正如英雄小說的劇本安排,主角大難不死熬過危機後,就成長為更強大的力量,這時候就換敵人後悔沒有趕盡殺絕了。事實上Samuel也是一方梟雄,他再次振興了中衰的保加利亞第一帝國,利用拜占庭內亂時幾乎吃下了2/3的巴爾幹,多瑙河流域各國都俯首稱臣。可惜他碰上的是Basil II,就算能力不比他差,可惜手上握的牌卻不同。事實上證明了拜占庭人自己不內亂,在東歐還是區域第一強權毋庸置疑。在東線無後顧之憂,Basil II舉全國之力去修理宿敵Samuel,先前提到的三板斧在這場戰爭中被運用的淋漓盡致,平原靠鐵甲聖騎兵,森林讓瓦蘭吉衛隊加拜占庭步兵,最後配合海軍四處偷襲,Samuel左支右絀,再加上之前硬吃塞爾維亞尚未消化完,就這樣節節敗退。Basil II這時候又展現了他權術的高明手段,把擄來的一萬四千俘虜刺瞎,每一百只留一名單眼帶路,放回去保加利亞。據說Samuel看到如此慘狀,當場心臟病發,一命嗚呼。去此強敵後,再也沒有人能阻擋拜占庭皇帝的征服之路了。

451d92a6988523517c8150506cbbeb78  

時運不濟的 保加利亞沙皇 Samuel

不過最讓我覺得可惜的是在皇帝的晚年一件未完成的計劃。

當時拜占庭在義大利跟西西里尚有領地,Basil II派遣了幹將博雅尼斯在那邊活躍,引起了神羅皇帝亨利二世的注意,他趁皇帝當時正在亞美尼亞遠征時,聚集了大軍攻擊博雅尼斯。可惜這位幹將早就預料到有此一著,準備好了要塞跟堅城以待。久攻不下的亨利二世吃了個大敗仗,狼狽逃回德國。此時Basil II也已經回到君士坦丁堡。博雅尼斯趁機建議皇帝發兵羅馬,收復失土。這計劃如果成行,當時看似已經無人能阻擋東帝國回到龍興之地,若如此,歷史可能大大的改寫。可能是上帝旨意無此安排吧,已經高齡68Basil II在此時蒙主恩召,帝國的擴張也從此劃下休止符。

 

b 1025  

Basil II時代的拜占庭疆域

綜觀Basill II的一生,不論是文治武功,確實都是配的上“黃金時代”的評價。但是他在各方面的知名度,卻又相對的有些寂寞。

誠然,平心而論,Basil II的許多功業都僅止於他這一代。其征服成果很快的又逐漸喪失,其駕馭軍事力量的能力不是後繼者能夠效仿的。這位皇帝他能夠身先士卒,跟士兵打成一片,甚至讓他的宮廷禮儀官抱怨他說話“太粗俗”。Basil II真正的掌握到了古羅馬先祖留下的頭銜“Impetator”的精髓,綜觀整個拜占庭帝國史上沒幾個人能像他那樣自在平衡的玩弄。他同時擁有政客跟軍人身分,面對各名君們毫不遜色。

但他是政客,不是政治家,他沒有留下任何變革真正解決問題,土地兼併的隱憂是他憑著私人威望強行鎮壓,這在他死後很快又爆發並成為中衰的一大主因。甚至,Basil II沒有替帝國留下一個繼承人。他有一個弟弟,但並不成才,似乎皇帝也不在乎,歷史上沒有看到他有任何規劃。我們今天很難分析Basil II的心境,或許他跟很多帝王一樣,都不想去思考身後事--後事還須問後人。

在軍事上也一樣,除了瓦蘭吉衛隊外,其他也都不是Basil II的創舉,而征服的成果跟留下的名將也都在之後的內亂中消耗殆盡。

 

撇開這些不談,我還是認為Basil II的一生是相當具有魅力的,而且拍成電影或者連續劇或者寫成小說都是相當好的劇本,可惜我才疏學淺不知道是否早已經有人做了。華文圈中關於他個人的作品是幾乎沒有的。英文作品,前面提到的兩位皇帝及那位名將留下的軍事著作倒是有人彙編成冊:Eric McGeer Sowing the Dragon's Teeth: Byzantine Warfare in the Tenth Century》,中國拜占庭學開始興旺,不知道是否願意引進。

86753  

 

一點小小的簡介,希望能夠拋磚引玉。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找龍語者在《戰爭事典》的那篇文,寫得真的非常引人入勝。

 

PS:其實,保加利亞第一帝國的故事也是相當精彩,可惜這方面的書在華文圈也是冷門。

創作者介紹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