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過去的經歷,我多少跟西班牙這個國家有一些淵源,儘管我從不曾踏上它的國土過。
漸漸的,因為研究西方近代史多了,連帶著知道了知道了這個國度更多的歷史,也知道除了英國、日本、泰國等國家之外,還有西班牙是屬於君主立憲制的國家。
儘管我堅信民主主義是人類最“可行”的體制,但是在我內心深處始終有股“帝制”的幽靈揮之不去,如果可以干涉歷史,我是多麼希望能夠讓清朝存續,讓中國也成為一個君主立憲國啊!
話題扯遠了……

當我在誠品看到這本書的時候,原本以為這只是一本普通的旅遊書,可是當我多加翻閱後,發現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誠然,作者以他自己在西班牙的遊歷為基礎來撰寫本書,然而裡面卻有很多的重心放在著墨西班牙的歷史還有一些風土人情。作者林達的文筆是流暢優雅的,儘管有些遣詞用語我們看來可能有點突兀,但是並不會影響這本書的可讀性。在描述一個地區的美麗景色的同時,作者不忘介紹當地的歷史背景,用輕鬆的文筆描述出生動的故事,讓即使“畏史如虎”的讀者,也不會覺得索然無味的想要放下書本。
而對我來說,個人關注的正是作者在這方面的優秀表現。
西班牙是個特殊的國家,它的故事是有趣的,很值得你我一讀的。在歐洲,從遙遠的上古以來就不是文化的中心,一度為羅馬的邊區一省,在中世紀被阿拉伯人統治了大半土地,成為一個混合著天主教跟回教的多元多民族的雙重文化地區。
那時,歐洲人習慣說:「歐洲結束在庇里牛斯山。」
然而這樣的一個國家,卻在十五十六世紀,成為第一代的日不落帝國而傲視全球,就算是台灣,當年也曾有西班牙人的足跡。盛極必衰是地球上的每個國家不變的定律,西班牙的光榮褪去後,他們固然依舊維持著殖民帝國的勢力,卻也跟著法國的啟蒙運動在十八世紀後開始思考改革。
可是當巴黎爆發了那場驚天動地的大革命後,傳統又保守的西班牙,對此感到畏縮,決定加入了舊體制的陣線,最後引來了拿破崙的攻擊。儘管他們給予了這位法蘭西的皇帝極大的麻煩,卻也改變不了歷史的潮流,逐步邁向近代國家化的腳步。
十八十九世紀交接的美西戰爭,對於這個依舊緬懷過去榮光的國度,不啻是一場重大的打擊,就好比甲午戰爭之於清朝一樣,許多新世代的西班牙知識份子,開始從新考慮西班牙該何去何從。於是在二零年代,他們逼王室退位,建立了共和國。
可是這個新生的共和國卻面臨更大的困境,從歐洲傳來的政治思潮在民間流散,跟傳統保守的舊勢力分子產稱強烈的對抗,社會分成左右兩翼,僵持不下,找不出一個共識來。就連左翼內部也分成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跟無政府主義三代派系,彼此間內鬨不休。
三零年代後,火藥終於被引爆,左右兩翼各自揭起自己的旗幟,訴諸武力來決定政治上誰才是正確並能夠領導西班牙走向現代世界的主流。右翼以佛朗哥等將軍為首,堅持主張「傳統、信仰、秩序」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需求,領導軍人起來干涉政治,這也是西班牙的固有傳統之一--當政府無力維持秩序,軍人就必須承擔這個責任。左翼在共和國政府的領導下,暫時團結起來並以共產黨為中心,進行對右翼的反叛展開抗戰。
在歐洲一端的西班牙展開的內戰,因為意識形態而把問題擴大化,讓周遭的國家一起捲入這個原本只是一國單獨的內政問題。佛朗哥對於墨索里尼能夠將懶散而無活力的義大利重整成一個現代化國家,感到深深地敬佩,加上他實行軍事獨裁的統治型態跟法西斯有異曲同工之妙,自然而然的博取了德、義兩國的支持。
相對的,左翼的共和國政府自然也向共產主義的龍頭蘇聯求援,並將當時大量的黃金儲備送往莫斯科,一來請之代為保管,二來當作購買軍需之用。除此之外,共和國當時爭取到了許多歐洲左翼分子的支持,自願組成國際縱隊前往支援,後來成為許多共產國家元首的人物,著名的小說「動物農莊」的作者喬治.歐威爾也都參與其中。(當時西班牙可是世界第六大黃金儲備國,可是這筆黃金不只消耗掉的部份外,其餘的也都不曾再回過其主人手中。據說當時史達林收到黃金後說過:「西班牙人永遠別想再看到這筆黃金,就如同他們看不到自己耳朵一樣。」
這場內戰進行了三年,其慘烈耗盡了西班牙的元氣,造成了人民永遠無法抹滅的傷痛。左右雙方對於異己的屠殺可以說是不遺餘力,特別兇猛的是共產黨人,即使是在自己的左翼陣營中,依然沒有絲毫的手軟,因此造成了人心的渙散。就連對於共產主義抱持著集大幻想的歐威爾,也感到破滅而選擇回到英國,並在他的著作中預言了蘇聯共產國際的消亡。
取得戰爭勝利的佛朗哥,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人物,個人認為二十世紀的領袖群中,他也該記上一筆。
佛朗哥是個不折不扣的軍人,生活規律,不抽煙不喝酒,平時說話溫文,重視家庭,宗教性強,整體來說身心平衡而且健康。這在近代的獨裁者中,是少有的異類。在戰場上,佛朗哥能夠身先士卒,同時也是無情冷酷著領導者。他沒有政治理論,但有他的邏輯,強調秩序,堅持西班牙的傳統,堅信這符合祖國的利益。沒有人知道佛朗哥心裡想什麼,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佛朗哥很少失算。
當時,佛朗哥的政權幾乎是依靠德、義兩國的支持方才成立的,普遍的人們都認為他加入軸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出乎意料之外,佛朗哥卻巧妙的婉拒了這項邀請。因為他知道,剛剛經歷過內戰重創的西班牙,不可能再參加一場世界大戰,同時,他更知道,即使軸心勝利了,也將讓自己的祖國成為鄰國的附庸,這不符合他對於西班牙未來的理想。因此,佛朗哥讓希特勒氣的說:「情願拔掉幾顆牙齒,也不願意再跟這傢伙碰面!」
戰後,由於佛朗哥明智的默默向盟軍靠攏,加上美國跟英國估算西班牙的威脅遠不如蘇聯,因此選擇對於這個濃濃法西斯獨裁餘味的國家無視的態度。更因為佛朗哥在被歐洲孤立之後,仍選擇默默忍耐等待機會,方得到美國的支持而重新回到國際。
直到今日,西班牙對於佛朗哥的評價依舊是“複雜”的。在他四十年的治下,國家處於落後的威權獨裁統治,但是,經濟卻是處於復興的狀態,卻也是不爭的事實。而且,堅持傳統的佛朗哥,在晚年選擇恢復了西班牙王室,他明智的選擇了更年輕的王儲並給予非常完整的教育,並默許了手下改革派的一些新政策,開啟日後的契機,在在的一切,都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佛朗哥的死是平淡而低調的,但是新君主胡安.卡洛斯的即位,卻是代表新時代的來臨。在佛朗哥原本指定的接班人被暗殺後,國王指定了一名為保守派跟反對派都能接受的年輕改革者蘇亞雷茲為首相,開始進行一場和平的轉變。
民主化的潮流是不可改變的,但三零年代的那場內戰的傷痕已經深深地的烙印在所有西班牙人的心中,絕對沒有誰願意再見到悲劇產生。因此蘇亞雷茲以其巧妙而且柔軟的手段,成功的讓所有派系包括左右兩翼的代表人物,一起聚在他家,好好的坐下來喝酒,協商國事,成功的進行了全民直選跟制憲的大業,和平的完成了從威權統治轉移到君主立憲的艱難大業。
八零年代,世界經濟的不穩定也波及到了西班牙,為了守護脆弱的民主體制,在野黨不但沒有趁機發難,還轉過來跟執政黨聯手,拋出一系列穩定國家的政策,來挽救危局。可惜,這樣的美景卻被一群傳統的西班牙軍人所打破,他們長久累積的不滿終於爆發,決定發動軍事政變,並將政府要員一網打盡。
挽救此一危局的,卻是本該保持絕對中立,不干涉國事的國王卡洛斯。他冷靜的利用自己的威信,迫使軍人放下武器,並宣告自己堅守憲法的立場,在事態結束後,警告政府要員,自己破例出面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政變結束後,在國王的保證下,軍人並沒有遭到重懲,同時,政府也決定,今後有任何國家大事與決策,必定會像軍界報告說明,取得他們的理解。
另一件困擾著西班牙的,是巴斯克地區的獨立問題,這是一個有百年以上的僵局,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西班牙政府不斷的溝通與協商,獨立已經不再是訴求,自治也獲得了同意,顯然這個難題應該也將在未來的日子中達成協議。


讀完了西班牙的歷史,我的腦海中不由得浮現了近代中國的影子。同樣是面臨近現代化文明的衝擊,一樣的左右兩翼政治的抗爭,各自出現了不同的強人。可惜蔣介石不是佛朗哥,中共卻有一個毛澤東,東方的這場內戰就產生了不一樣的結果。
各自的實驗,逃到台灣的蔣介石,走了跟佛朗哥何其類似的道路,發展出經濟,卻結束了威權統治,和平過渡到民主。可惜台灣沒有一個具有高度威信,能夠協調各方各派的虛位元首,各黨派政客也沒有能夠統一多種意見並團結一致渡過難關的政治智慧,而且還背負了比西班牙更複雜的難題,令人不勝唏噓。
留在中國的共產黨,翻天覆地的搞了二三十年,卻是“一覺醒來解放前”,至今才在高喊崛起,政治的改革卻不見任何改變,更是令人不由得為西班牙捏把冷汗,倘若內戰結果不是如同現實般,是否將走出更困難的道路來?

作者林達說:「西班牙在三零年代走到了左右兩派的交叉口,取得勝利的是右派的佛朗哥,但是他沒有帶著國家繼續往右走,而是回到了傳統的原點。雖然他的思想是老舊的,但是他讓西班牙的人民可以重新反思自己國家的道路,重新選擇前進的方向。」


除了在歷史上面的著墨外,林達對於西班牙的人文風情也有深刻的描寫,例如其中的一個小風俗。當你前往西班牙人的家中作客,千萬不要對著他家中的事物說表示很喜歡之意,那麼他一定會熱情的說要贈送予你;同時,也可不要認真的將之收下,因為那只是主人的客套之詞。
挺有意思的,不是嗎?

本書的印刷相當的精美,幾乎全彩的圖片加上編排也讓人感到愉快,加上深刻的文字,是一本非常值得推薦的好書。相信,對於世界其他國家有興趣的各位,我都會強力的推薦這一本,因為它真的值得你花時間去閱讀,而且必將有所獲。




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Juan.Carlos)跟皇后索非亞(Sofia)




皇室一家。




王儲跟王子妃。(羨慕死人啦!)




之前王子妃傳出懷孕,不知道生了沒,但不論男女,也都將成為王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鎮長 的頭像
鎮長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ohoo
  • 這本書我也看了,確實很棒,把西班牙的歷史和現實娓娓道來,林達的功力確實了得。
    btw:大陸版的書名是叫《西班牙旅行笔记》,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962923/
  • 這本書的評價好像蠻兩極的………
    不過不知道他寫的《帶一本書到巴黎》寫的如何?

    鎮長 於 2007/07/04 10:58 回覆

  • Wofoo
  • 似乎《带一本书去巴黎》没有“近距离看美国”这个系列全面,也不像《西班牙旅行笔记》那样有一个明确的脉络。应该不是林达最好的作品吧。
  • 真可惜,我覺得林達的文筆不錯,不論是觀察景色或者是述說歷史。
    如果他能再多撰寫歐洲幾個國家的歷史就更好了,
    但我希望不要是那些大家已經熟悉的,
    可以挑中歐的小國更棒。

    鎮長 於 2007/07/06 12:07 回覆